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匿名 2020-11-25 07:39:08 热度:1

一、诞生于佛寺,出生时天降异象,出生后相貌奇特

西魏大统七年(公元541年)六月十三日夜晚,杨坚诞生于冯翊般若寺

关于杨坚在寺庙中降生的缘故,历来有两种说法。

其一是按当时的风俗,凡是富贵人家生儿育女,为祁保母子平安和子女以后能够飞黄腾达,都会选择到寺庙里生育,以便沾点佛气、得到佛祖的佑护。

其二是说杨坚的父母杨忠及吕氏夫妇正好路过般若寺赶上母亲吕氏临产,不得不在佛寺里分娩。

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隋文帝杨坚之父杨忠

据《隋书》记载,杨坚出生时,室内红光万道,照耀如同白昼;整个佛寺也是祥云笼罩、紫气萦绕

有些史书对杨坚降生时的奇异景象描述得更为绘声绘色,说杨坚出生时,

正气冥符赤光满室,浮辉溢户,紫焰烛天

以至于三日之内仍是:

紫气充庭。其人物在内皆成紫色。四邻望之气如回盖。或似高楼。复有景风甘露。合颖连枝。池发异花。林生奇果。毒虫隐伏。吉鸟翔鸣。

佛寺内所有看到这种奇观的人无不感到惊异。

杨忠与佛寺尼姑们怕这事传出去会犯朝廷大忌,遭来灭顶之灾,于是互相约定要守口如瓶,决不能对外泄露出去。

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隋文帝杨坚画像

杨坚出生后,相貌长得也非常奇特。《隋书·文帝纪》说杨坚:

为人龙颔,额有五柱入顶,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 ‘王’。长上短下……

如果根据上述记载来为杨坚画一幅像的话,那就显得有些丑了:下颌特别长,而且很突出;额头突出,并有五个隆起的肉柱从额头直插到头顶上;眼球突出,目光精射,咄咄逼人;掌纹组成一个“王”字;上身奇长,下身奇短。——这种相貌,不仅是奇特,而且奇特得确实有些吓人。

二、被尼姑抚养长大,亲生母亲因畏惧其相貌不敢去看望

杨坚刚刚哇哇落地,就有个叫智仙的尼姑来到跟前,对杨坚的父母说:“这孩子受佛天佑护,有金刚不坏之身。”并给新生婴儿杨坚取名为那罗延。

那罗延是梵语,就是坚牢不坏的意思,指佛、菩萨之胜身。

智仙还说:“这孩子天生不同寻常,不能在肮脏的俗世之间抚养。”

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智仙尼姑

于是杨坚的父亲杨忠就在自家的宅院里辟出一处独院作为寺庙,把杨坚委托给智仙亲自抚养。

有次,思儿心切的母亲吕氏跑到寺庙里,把杨坚抱在膝上正亲热玩耍,突然见杨坚的头上长出角来,浑身上下也一下布满了鳞块,俨然就是变成了一条小龙的形状。

吕氏顿时惊恐万状,失手把杨坚扔到了地上。

智仙神尼正好从外面进来,见到这种情景对吕氏说:“你让孩子受到了惊吓,使得他得天下的时间推迟了好多年。”

杨坚出生后不久,父亲杨忠就又踏上了南杀北战的征途。虽然母亲吕氏就在一墙之隔的自己家中,但自从那次受了惊吓之后,总驱逐不去内心的惶恐惊惧,如果不是想念得实在受不了,她很少去寺院别宅中看望儿子。

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智仙尼姑与杨坚母亲吕氏

三、极少有人敢与之亲近玩耍,孤独的佛寺生活,养成其深沉孤僻的性格

因此杨坚出生之后,一直都是在智仙尼姑的一手抚养下慢慢成长的,很难见到父母一面。

没有父母温暖、没有儿时玩伴的童年生活,对幼年时的杨坚来说,简直是无比孤独、落寞和无趣。

而这种孤独无趣的童年生活,则渐渐养成了杨坚沉默寡言、深沉孤僻的性格

杨坚身边唯一亲近的人也就是智仙尼姑。他天生的气质令人心生畏惧,无论是同龄孩子抑或是大人,除了智仙,很少有人敢靠近他,跟他亲昵狎玩。

在周围人的眼里,很少见过小小年龄的杨坚说过话或开心地笑过,这个长相奇特的孩子,骨子里似乎有一种凌然不可侵犯的肃杀之气,他那奇特的相貌实在让人不敢多看一眼,那暴突的眼睛更是让人不敢正视,偶尔接触他眼睛里射出来的精光,就会让人不寒而栗。

因此,杨坚的童年时代几乎没有玩伴——除了一个窦荣定!

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窦荣定画像

四、性格相似的唯一玩伴,后成为其姐夫

杨坚这个叫窦荣定的唯一玩伴是扶风平陵人,和杨坚一样也是世家子弟。其父名善,在北周任太仆之职,和杨坚之父关系不错。因此窦荣定小时候就和杨坚认识,并经常在一起玩耍,感情非常深厚。

窦荣定长得相貌堂堂,威武雄壮,长大后更有一把好胡子,器宇轩昂,风度翩翩,这应该是与相貌奇形怪状的杨坚不同的地方。

杨坚和窦荣定两人在性格上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都非常深沉,沉默寡言

或许正是这种性格上的近似,两个孩子才惺惺相惜,在一起玩得非常投机,以至于后来杨坚把自己的姐姐安成长公主也嫁给了窦荣定。

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杨坚的童年伙伴、后来的姐夫窦荣定

杨坚后来当上皇帝之后,偶尔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往事时,一是对那种孤独无趣、几乎找不到志趣相投的玩伴的生活不无遗憾,二是对窦荣定能够陪伴自己度过无数寂寞时光而心存感激,他曾无限感慨道

朕少恶轻薄,性相近者,唯窦荣定而已。

五、天资聪颖但不喜看书,热衷骑马射箭,迷恋音乐以排遣孤寂

杨坚五岁那年,父亲杨忠为他请了一个文武双全的博学杂家来给他当师傅,教习杨坚念书识字、琴棋书画、骑马射箭,一心想把杨坚也培养成文武全才之人。

杨坚天资聪颖,但却对看书识字一点也不感兴趣,看见书本就头疼,以至于后来当上皇帝之后还时不时地自嘲“不晓书语”。

杨坚最为热衷的是骑马射箭等武技学习。也许是从父辈那里遗传下来的基因,杨坚在武术和军事方面不仅具有极高的天赋和领悟能力,总是一点就破、一学就会,而且他在这方面还有特别浓厚的学习兴趣。老师每传授一招一式,他都反复揣摩,不断演练。因此进步也非常快,就连老师也经常夸杨坚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

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杨坚骑马雕塑

除此之外,杨坚对音乐也非常感兴趣。或许在杨坚心目中,优美的音乐旋律比起佛寺里单调的敲击木鱼声和呢呢喃喃的诵经声要好听得多,所以才会迷恋上音乐,并希望能借助音乐来排遣佛寺内的清冷和内心的孤寂。

六、受尼姑开导和深刻影响,13岁终于离开佛寺,气质更令人畏惧

但很多时候,缺少同龄伙伴的寂寞孤独仅仅靠音乐是依然排遣不了的。幼年时代,本来是该和小伙伴们无忧无虑地游玩嬉戏的年龄,但杨坚除了偶尔能跟窦荣定见上一次面,痛痛快快地聊上一阵儿、玩上一阵儿之外,其余再也找不到一个跟自己玩得来的小伙伴。小小的杨坚能感受得到,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同龄的孩子,都非常害怕自己,不敢也不愿跟自己玩。

每当看到别人见了自己都远远地躲着走,幼年时的杨坚心里就感觉特别不是滋味。

或许是感受到了杨坚内心的痛苦,于是在杨坚七岁那年,智仙尼姑与他有了一番交心之谈

智仙尼姑说:“孩子,你知道吗?你和所有这些人都不一样,你是天生的贵人,而贵人都是寂寞的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你没听说过吗?”

杨坚问:“我是怎样一个贵人呢?是不是像我父亲一样的尊贵?”

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尼姑图片

“你比你父亲还要尊贵,你是大贵之人,贵不可言,你懂吗?天机不可泄露,我不便跟你说太多,只能告诉你,你的好运将来要来自东方。”

智仙尼姑本来也是一个沉默寡言、不善言辞之人,但她经常对身边人预言吉凶之事,凡是她预言过的事情,没有一件不应验的。所以对她所说的话,杨坚不敢多问,但也不由不信。

智仙尼姑又说:“你是受佛祖佑护的贵人,但佛法却面临灭绝的危险,复兴佛教的重任全靠你来完成了。等你将来大贵之后,一定不能忘记佛祖对你的恩惠,要记住建寺兴佛,报答佛祖的深恩。”

由于长期的耳濡目染,尤其是受智仙尼姑的熏陶,杨坚也慢慢受到了影响,非常崇信佛教,因此在他登基坐稳江山之后,果然不负智仙尼姑的厚望,在全国大建寺院、大兴佛教。

隋文帝的孤独童年:因相貌奇特无人敢亲近,唯一玩伴后来成其姐夫

隋文帝杨坚画像

长到十三岁那一年,杨坚终于结束了佛寺生活回到了自己家中,之后不久,又被送进太学读书。走出佛寺高墙,杨坚真如出笼的小鸟一般,呼吸着外面世界的新鲜空气,心里感觉无比欢畅。

这时候的杨坚,已经长成了英姿勃发的英雄少年,七年的武功修炼,使他本来就精光四射的眼睛更加咄咄逼人,本来就肃穆庄重的仪表更加威严英武、令人胆寒心颤。在太学读书期间,那些同学也都对他心生敬畏,“虽至亲昵不敢狎也”

2万+
1 点赞

历史事件相关阅读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