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有谁能突破曹操的重围

匿名 2020-11-25 07:30:44 热度:1

三国有谁能突破曹操的重围

冷兵器时代,一座城市被围困起来,要想进出那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尤其是曹操所围困的城池,由于他军令严,谋略周到,那更是难上加难。但是,三国时期就有这么一个人,他突破了曹操的重重围阻,进入了孤城当中。不仅如此,他进入了围城,知道此城不保,还能再骗得守城主将同意,再一次的混出重围回到自己的主公身边。而这个人既不是像吕布一样骁勇无比的大将,也不是像公孙瓒那样身边有一支所向披靡的“白马义从”,他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谋士,进入围城时,身边只有三个士兵。

三国有谁能突破曹操的重围(交战图 图片来源于网络 )

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在曹操眼皮子底下玩花活呢?

此人本姓冯,后改为李姓,因此称之为李孚,字子宪,巨鹿人。官渡之战后,袁绍死去,他的儿子袁尚接管了冀州,住在邺城,李孚担任了袁尚的主簿。主簿这种官级别不是很高,但因为在领导身边,能和领导说上话,所以权势还是很大的。袁尚入主冀州,他的哥哥、袁绍的大儿子袁谭并不买账,很快兄弟俩就打了起来,时间是建安八年(203年)八月。袁尚亲自率军攻打袁谭,袁谭败逃到平原,一方面据城固守,一方面派出使者向曹操求救。次年二月,袁尚再次率军攻打住在平原的袁谭,留下别驾审配守邺城。而曹操并没有直接前往解救平原的袁谭,而是将袁尚的老巢邺城围困了起来。

七月,袁尚率领一万多兵马回救邺城。还没有到达,他又担心邺城中的守备力量少,就想着让审配知道内外军队的行动情况,李孚此时正跟随着袁尚在军队当中,就和他议论派遣谁去通知审配。李孚回答说:“如果派遣一个一般的人前去,恐怕不仅不能让城内知道内外的情况,就是能不能进城都是个问题。”于是李孚请求自己亲自前往。袁尚问李孚:“你都需要些什么?”李孚回答说:“听说邺城围困的很坚固,人多了容易被觉察,我觉得派三个骑兵给我就足够了。”袁尚同意了他的意见。

李孚选了三个人,并不是特别骁勇的猛士,而是三个温厚听话的人,也不告诉他们到哪儿去,只是让他们备足干粮,不得带兵器,给了他们每人一匹快马。

到了邺城附近,李孚就砍下树枝作为鞭打士兵的行杖,绑在马身边,自己头戴武官的头巾,率三名骑兵,黄昏时来到邺城城下。当时,虽然曹操有禁令,但由于打柴放牧者很多,所以李孚能够成功来到围城的营地。李孚自称是曹军的都督,巡视北边的围城阵地,沿着城墙上的标志表向东走,步步呵斥守围的将士,根据所犯过失的轻重予以惩罚。就这样一直路过曹操的军营前,到达南边的围城阵地,巡视到章门,又呵斥守围的将士,把他们捆绑起来。然后乘机打开围阵,飞奔城下,向城上守卫的士兵呼唤。城上的士兵感觉这是自己人,就用绳子把他们吊上去,李孚等得以进城。

审配等见到李孚,悲喜交加,击鼓欢迎,高呼万岁。守围城阵地的将士向曹操报告李孚进城的情况,曹操笑着说:“这些人不仅仅能进入,而且还能出来。”李孚想回到袁尚那儿去,知道外面包围得更紧,不能再冒充曹军混出去,但他觉得自己的使命应当快一点走,于是就想到了一个计策。李孚对审配说:“现在城里粮食少,用不着老弱病残干什么事情,不如将他们放出城去,这样还能节约粮食。”审配同意了他的计策。夜里,挑出几千人,让他们都手拿白旗,举着火把,从三个城门一起出来投降。李孚又率领三名骑士身着和其他归降人差不多衣服,混在这些人中乘夜出城。当时守围城的将士,听说城中都投降了,只顾着看火光照耀处投降的人群,围阵出现了松动,李孚得以出北门,从西北角突围而去。天明后,曹操听说李孚已经突围而出,拍着巴掌笑着说:“果然不出我所料。”

李孚回到北边见到了袁尚,袁尚非常高兴,准备里应外合夹击曹操。只是袁尚根本就没有能力解邺城之围,出城的审配很快就被打了回去,袁尚也被包围后打了败仗,逃奔到中山。袁谭又乘机追击袁尚,袁尚逃走,投奔了他的另一个兄长袁熙。李孚和袁尚走失,投奔了袁谭,袁谭再次任命他为主簿,向东回到了平原县。

在曹操打败袁尚回攻邺城的时候,袁谭又反叛了曹操,并借着攻打袁尚的机会收编了袁尚的队伍,壮大了自己的力量。建安十年(205年)正月,曹操在南皮进攻袁谭,袁谭战死。李孚回到城中,城中虽然知道只有投降一条路,但却相互侵扰,骚乱不定。李孚知道,目前最好的出路只有投降曹操了。他想见到曹操,不是举着白旗,而是骑着马到了曹操的营门警卫处,说是冀州主簿李孚想亲口向曹操汇报机密重要事项。曹操接见了他,问他要说的机密事情是什么?李孚说:“现在南皮城中强者欺凌弱者,人心不稳,秩序混乱不定。我认为,应该让一位新投降的人,又是被城里人知道并信任者回到城里宣传明公您的新政策。”曹操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那你就回到城里去宣传吧。”李孚又假模作样的跪下来请示说:“我都说些什么呢?”曹操说:“就按照你自己的意思去说吧。”

李孚返回城中,宣布命令说:“各自按照以前的从业情况正常生活,相互之间不得侵扰欺凌。”城中因此而安静下来,李孚回去向曹操复命,曹操以为李孚还是有能力的,可以给他官做。不过,李孚毕竟是袁氏集团的人,不久有人说他的坏话,又赶上曹操精简机构裁减人员,就让他到外面的解县当了县长。在解县县长任上,李孚的政绩比较突出,得到了好评,被提升为司隶校尉。这时候的李孚已经七十多岁了,但他仍然精力充沛,办事果断,其方式方法也比较得当。李孚最后在阳平太守任上去世。

李孚面对曹操的重重围困进出自如,投降曹操时也知道曹操最想要的是什么,所任各职也都有较好的表现,可为什么最终官职不高名气不大呢?其原因大致有二:一是他是袁氏集团的人,本来官职就不高,还换了一茬领导,这就让本来就相互倾轧的官场,更容易形成对他的攻击;二是他的计谋智慧只是停留在“术”的范围内,也就是小计,不是大计,这样的计只能为一时之用,不能为长久之用。基于上述两点,在人才济济的曹营当中,李孚不能够“脱颖而出”也就不足为奇了。

2万+
1 点赞

历史事件相关阅读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