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岩录》公案译文阐释十六 、睦州掠虚头汉(上)

匿名 2020-11-22 19:47:14 热度:1

 

《碧岩录》公案译文阐释十六 、睦州掠虚头汉(上)睦州道明

垂示云:恁么恁么,不恁么不恁么。若论战也,个个立在转处。所以道,若向上转去,直得释迦弥勒,文殊普贤,千圣万圣。天下宗师,普皆饮气吞声。若向下转去,醯鸡蠛蠓,蠢动含灵,一一放大光明,一一壁立万仞。傥或不上不下,又作么生商量?有条攀条,无条攀例。试举看:

“恁么恁么,不恁么不恁么。”“恁么”就是那样去思虑去行动,这句话什么意思呢?石头希迁禅师曾经开示药山惟严禅师说:“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参禅如果有分别和拣择那就永远不得其法。

如果禅者之间切磋辩法,那双方都要能够随机应变,运用自如。所以说,如果能向顿悟法门上面去运用,就算释迦牟尼、弥勒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及千千万万个成就者、大宗师在你面前也要忍气吞声。如果向世间方便法门上去运用,即便是像酒坛里的蠓虫一般微小的动物,它们的佛性都能大放光明,都能壁立万仞。如果是不上不下呢,又应该怎么办?那就有规则的按规则办,没有规则的按先例办。看公案:

举睦州问僧:“近离甚么处(探竿影草)?”
僧便“喝”(作家禅客,且莫诈明头也解恁么去)。
州云:“老僧被汝一‘喝’(陷虎之机,猱人作么)。”
僧又“喝”(看取头角。似则似,是则未是,只恐龙头蛇尾)。
州云:“三‘喝’四‘喝’后作么生(逆水之波,未曾有一人出得头,入那里去)?”
僧无语(果然摸索不著)。
州便打云(若使睦州尽令而行,尽大地草木悉斩为三段):“这掠虚头汉(放过一著,落在第二)。”

睦州问一位参学的僧人:“你刚从哪儿过来?”睦州这一问是“探竿影草”,“探竿影草”指的是渔民诱使鱼群聚集后再下网捕捞,这里用来比喻睦州在试探来参学的僧人之见地修为。那位僧人也不答话,突然大“喝”一声。睦州说:“老僧我被你‘喝’了一声。”从语气上看睦州似在退让,实际上他是在诱敌深入,这就是“陷虎之机”。僧人又是大“喝”一声,睦州问:“你再‘喝’个三四声之后准备怎么做?”这时僧人无言以对。睦州拿起柱杖就打,并呵斥:“你这个虚头巴脑,弄虚作假的家伙。”这里的“睦州”即睦州道明禅师,他曾经接引云门文偃开悟,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作家大宗师。他阅人无数,来人一试便知对方深浅。这个参学的僧人模仿临济禅师在接引徒众时习惯突然一声大“喝”,可惜他并没有领会“临济喝”真实意义和机用,只不过是鹦鹉学舌而已。被睦州稍一逼问便原形败露。所以说:“龙蛇易辨,衲子难瞒。”圜悟的评唱对这个公案有更深入的阐释,看评唱:

大凡扶竖宗教,须是有本分宗师眼目,有本分宗师作用。睦州机锋,如闪电相似,爱勘座主。寻常出一言半句,似个荆棘丛相似,著脚手不得。
他才见僧来,便道:“见成公案,放尔三十棒。”
又见僧云:“上座。”
僧回首,州云:“檐板汉。”
又示众云:“未有个入头处,须得个入头处,既得个入头处,不得辜负老僧。”
睦州为人多如此。
这僧也善雕琢,争奈龙头蛇尾。当时若不是睦州,也被他惑乱一场。只如他问“近离什么处?”僧便“喝”。且道他意作么生?这老汉也不忙,缓缓地向他道:“老僧被汝一喝。”似领他话在一边,又似验他相似。斜身看他如何?这僧又“喝”,似则似是则未是,被这老汉穿却鼻孔来也。遂问云:“三‘喝’四‘喝’后作么生?”这僧果然无语。州便打云:“这掠虚头汉。”验人端的处,下口便知音。可惜许,这僧无语。惹得睦州道掠虚头汉。若是诸人,被睦州道三‘喝’四‘喝’后作么生?合作么生只对?免得他道掠虚头汉。这里若是识存亡,别休咎,脚踏实地汉。谁管三‘喝’四‘喝’后作么生?只为这僧无语,被这老汉便据款结案。听取雪窦颂出:

但凡开山立派,宏宗演教的人,那必须要有禅者的本分,要以本分事去接引后学。睦州的机锋像闪电一样迅捷,而且睦州经常去勘验那些讲经说法的“座主”,“座主”即专门弘扬讲解某个经典的法师。睦州平常将一言半句,就像荆棘丛一样,让人无法落脚,进退两难。

有一次睦州刚见到一位参学的僧人进屋,就说:“现成的公案,打你三十棒。”这句话简直莫名其妙让人无法应对。还有一次,他见到一个僧人就说:“上座。”丛林中一般称呼年资较高的僧人为“上座”,那位僧人听到有人叫自己“上座”,有些惊讶地回头,睦州就说:“担板汉。”这是说对方呆板不灵活。又有一次开示大众时说:“还没找到入门方法的就快去找一个入门的方法,如果已经有了入门的方法就不能辜负我这个老和尚。”这句话也是难以捉摸,睦州这些机锋真是让人无法应对,但是“睦州为人多如此。”这就是他接引后学的作风。

这个公案里的僧人也是善于摆弄机锋的,但是可惜他是龙头蛇尾。如果不是遇到睦州,其他人只怕会被他迷惑,以为他真是开悟的人。就像睦州问他一句:“刚从哪里过来?”他就大“喝”一声,你说他这一声“喝”代表什么呢?睦州也是不慌不忙地说:“老和尚我被你‘喝’了一声。”这句话既像是在认同这个僧人,又好像是在考验这个僧人的见地。睦州侧身观察这个僧人,结果这个僧人又是一声大“喝”。这一“喝”看起来很高明像开悟的禅师一样,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意义。这一“喝”已经败露了,被睦州这个老和尚牵着鼻孔了。所以睦州问:“三‘喝’四‘喝’以后准备怎么做?”就是问他难道打算这样一直“喝”下去?这个僧人自然是无言以对,已经是黔驴技穷了。睦州便拿起柱杖打他并呵斥:“你这个弄虚作假的家伙!”“验人端的处,下口便知音。”“端的”是白话里面“底细”的意思,睦州勘验一个人的底细,只要对方一开口睦州就能识别出来。可惜了,这个僧人最后答不上睦州的问题。只能被睦州骂成“掠虚头汉”。如果是你们大家被睦州问“三‘喝’四‘喝’以后怎么做?”会怎么应对才不会让睦州骂你“掠虚头汉”?到了这一步,如果你是一个能认知存亡,辨别吉凶,脚踏实地的修行者,管他三‘喝’四‘喝’以后怎么做?只因为这个僧人没有回答,就被睦州老和尚据款结案。“据款结案”即根据事实了结公案。就是说没什么特殊之处,公事公办而已。后面看雪窦的颂词怎么说这个公案:

2万+
1 点赞

历史百科相关阅读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