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周扒皮:究竟是一个乡村士绅,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

匿名 2020-11-18 21:14:46 热度:1

 

建国初期,有一个“文盲作家”高玉宝,也被称为战士作家,他的自传体小说《高玉宝》,主要描写了他在童年时期如何因为顶债去给地主家放猪,受地主欺压剥削,继而参加革命,翻身做主人的人生经历。

这本书之所以能够家喻户晓,是因为其中有一篇名为《半夜鸡叫》的文章,文中的反派典型周扒皮为让雇工早起干活,半夜起来学鸡叫的形象塑造得活灵活现,引发了贫苦大众的共鸣。

然而近年来却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认为一个多子多女的老地主周扒皮,半夜学鸡叫的行为明显失真。

然后有人开始深扒历史,发现事实好像真不是那么回事,与被定性为地主老财恶霸相比,周扒皮的原型周富春更接近一个老实本分、恪守中国传统的乡村士绅形象。

《半夜鸡叫》

理性看待周扒皮:究竟是一个乡村士绅,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

文学作品中的周扒皮

《高玉宝》的作者高玉宝是公认的革命作家,自述自己只上过一个月的学,他之所以写这本小说,是因为受到一本连环画的启发,他立志要为穷苦人写书,要为革命英烈写书。

上世纪50年代初,他开始结合自己的经历,以大量的图形图画符号加上文字,创作了这部小说草稿。

当时军中领导听说有这样一个文盲战士,大字不识几个居然能够写书,认为其毅力和精神应该大力宣扬,于是安排作家荒草手把手地指导他对小说进行修改,才有了今天《高玉宝》的面世。

据周春富曾外孙孟令骞调查,这件事还有另一个版本。高玉宝的创作辅助者荒草,是四川资阳作家郭永江的笔名,他晚年给资阳文献学会写信,声明《高玉宝》其实是他的作品。

郭永江的子女介绍说,上世纪50年代初,全军全国范围大扫盲,正需要推树典型,恰在此时文盲战士高玉宝用画图的方式写小说,被部队领导认可。

高玉宝

理性看待周扒皮:究竟是一个乡村士绅,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

为强化典型引领作用,上级命令荒草帮助高玉宝改稿,可是高玉宝的原稿实在太差,无法修改,最终经请示上级由郭永江代笔,他写一章,高玉宝抄一章,成书后稿费平分。

郭永江晚年时还告诉子女,周扒皮的形象是根据民间传说加在周富春身上的。

无论是哪种情形,可以看出《高玉宝》这本书是一个团队合作的结果,一经出版后,经过极度艺术加工的周扒皮的形象就不胫而走,广为流传,人们对其痛恨不已。

而另一位曾与高玉宝一起在人民大学上学的丁弘先生也发文谈到小说创作时的情形。他说高玉宝与辅导他的作家荒草发生争执,高玉宝认为不能将不是周扒皮的事加到他身上,荒草则认为文艺要为无产阶段政治服务,文艺创作不仅是许可的,而且是必要的。

在当时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大形势下,《高玉宝》就按照这个基调写作并历经数月出炉。

高玉宝

理性看待周扒皮:究竟是一个乡村士绅,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

小说创作的背景主要是解放战争时期,当时国家正在进行土地改革,打土豪分田地、使耕者有其田的口号声席卷整个中华大地,各地掀起对地主富农的强力打击运动,与它同时代的一些革命小说也都塑造了诸如黄霸天等一系列罪恶滔天的恶霸地主形象,据考证多为虚构。

从今天看,《高玉宝》同《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等小说一样,在创作上普遍运用了夸张的手法,情节刻画、语言风格都带有强烈的时代烙印,极度夸张,超出当今时代的想象。

后来很多人问高玉宝历史上是否发生过“半夜鸡叫”,这些人里包括他的外甥孔庆祥,高玉宝一直都没有给予正面回答,但是他却强调说,即使在东北没有发生,在其他地方肯定会发生的。

从这句话可以看出高玉宝的一个逻辑推定,更可以看作是高玉宝对地主这一阶层的认知程度,他认为本质上地主肯定都是恶霸、坏蛋,全国的地主里肯定会有这么一个地主去干这样的事。

但事实上,迄今为止,别的地方一直没有发生这种佐证事例,而“半夜鸡叫”只存在于《高玉宝》一书之中。

高玉宝

理性看待周扒皮:究竟是一个乡村士绅,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

村民眼里的周老头

周春富家乡位于辽宁省复县的黄店屯村,复县现在叫瓦房店。在当时全国上下纷纷响应“打倒一切地主恶霸”的口号下,周春富自然不能幸免,并且还波及到了他的家人。

孟令骞因小时被人骂地主娃身受苦楚,长大后立志对这段历史进行追索,他四处寻找当时的黄店屯村民来探究真相。

在周家做过多年长工的王义帧回忆说,周家从到黄店屯开始时并不富裕,可传到周富春这一代时,因为他能干又会过日子,家境逐渐好起来。

在黄店屯村,老周家是个大家,他有5个儿子3个女儿,家里人手多,几个儿子赶车的赶车,管家的管家,干农活的干农活,个个都手脚勤快、脑子灵光,都是挣钱的好手,生活让人很羡慕。

王义帧对周春富买地的嗜好印象深刻,老头每次和人家在地头说话,最后总是问,你卖不卖地啊?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攒下了200多亩地。

王义桢说周富春的勤俭到了抠门的程度,他个人无论吃穿都不求好,腰带是用破布条搓的,吃剩的粉条也得捞出来,晒干了下顿再吃。

周春富

理性看待周扒皮:究竟是一个乡村士绅,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

可是他对雇工却非常友好,在周家打过短工的孔宪德说,农忙时候去周家帮忙,不但要供着好吃好喝,还得给工钱,钱还不少,一天的工钱能买十斤米。

孔宪德表示没有受到什么欺压,干不干活随自己心意,不好好招待,我就不干。

王义帧因为身体单薄,干不了太重的活,周富春就说,会使锄,能扛粮就行。

周春富根本就是一个勤俭持家致富的典型,既不偷又不抢,还不贪婪不搞霸占,这离恶霸地主的距离简直是十万八千里。

从当时历史亲历者口中说出的话语,应该更接近历史真相。我们在周富春的身上不但没有看到一丝地主老财的恶霸相,反而却感到极为亲切,这不就是现代农村里的一个大家长吗,严格教育子女,宽厚对待外人。

把地看做命根子,攒金攒银不如攒地,宁肯省吃俭用,也要存下家底,中国传统的民众不都有这样的思想,都是这种类型的人吗?可他怎么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大恶霸周扒皮了呢?

周扒皮

理性看待周扒皮:究竟是一个乡村士绅,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

左倾现象

老周家是闯关东来到复县的,按黄店屯农民阎振明的说法,周春富继承了一些土地但不多,家业都是后来一点一滴积攒起来的

他一辈子积攒的家业包括,土地200多亩,油坊、粉坊、磨坊和染坊,另外还有一个杂货铺。

当“土改”在成为东北农村流行语的时候,主要内容还是“减租减息”,将“敌伪大汉奸”土地分配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按照这个标准,周家算不上改革对象。

当时已是年逾花甲的周春富,支撑着被阳光晒得黑紫的身躯依然每日早起干活。按照年纪,他很快就会像村里的其他老人一样,把土地彻底交给下一辈,自己安享晚年。

然而周富春的命运在1947年来了一个急转弯,辽宁省决定按照全国土地改革会议后发布的《中国土地法大纲》,打击地主、消灭地主阶级,彻底解决平分土地问题。年底,复县土改工作队第二次进驻黄店屯村。

周扒皮

理性看待周扒皮:究竟是一个乡村士绅,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

这一次周富春是在劫难逃,他家因为拥有坊铺被认为有钱,最终被划作地主。有钱,这是当时划分阶级、平分财产的一个大前提。令人感叹不已的是,谁都不会想到拥有家产竟然成为致命的根源。

随着群众揭发,周春富的一些问题逐渐被挖掘出来。最典型的有两宗罪,一个是说他偷过老太太的葫芦,一个是他偷过人家媳妇的银簪,这两件事都令人感到纳闷,作为一个被认为是带有血债的恶霸地主,他如果看好某样东西,不应该是对方慑于他的“淫威”乖乖送过来,或者直接去抢过来,他至于去偷吗,这样有点太LOW了吧?

随之到来的1948年,中央出台《新解放区土地改革要点》,强调反革命分子必须镇压,但是必须严禁乱杀,杀人愈少愈好。从那以后,暴力土改日渐降温,局势慢慢缓和下来。

周扒皮

理性看待周扒皮:究竟是一个乡村士绅,还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恶霸?

戴着地主帽子的周春富没有等到那一天,最初的几次批斗会后,他就被活活打死。

周扒皮这一形象,是那个特定时期在特殊要求下进行文学创作的结果,为了体现旧世界之黑暗,地主阶级之罪恶,作为当时土地改革的对象,周富春也只能是成为周扒皮。

现在回归理性地看待事物时,我们会看到更为真实的一面,周富春恰恰正是中国勤俭发家致富的农民中的一员,他的行为规范完全符合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乡村士绅模式。

周扒皮已成为尘封的历史,半夜鸡叫也可以休矣。

2万+
1 点赞

历史事件相关阅读

推荐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