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闵的政治才能怎么样?冉闵能否对抗其他国家的进攻?

匿名 2020-02-14 11:20:52 热度:1

今天历史风云小编就给大家带来冉闵的政治才能怎么样?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公元349年,时当中国北方最为险恶的时期。五胡乱华大幕开启,匈奴、羯、鲜卑相继进入中原,北方汉人发生大规模流徙。但就在这一时刻,冉闵起兵奋而抗争。

我们暂且不讨论冉闵的其他行为,因为有点敏感。只说一说冉闵的政治水平和军事水平,看看他能否与当时其他国家相对抗。

冉闵的政治才能怎么样?冉闵能否对抗其他国家的进攻?

一、政治失分:建国太快惹众怒

冉闵是魏郡内黄人,祖上累世都是武人。冉闵之父冉瞻十二岁时,石勒见他雄武不凡, 便让石虎收为养子,冉瞻改姓了石。及至冉闵长成大人,石虎对他视若己孙,非常喜爱。

乱世蓄假子,这是扩大宗族力量的通行作法,特别是当时战争频仍,尤需勇猛杰出之士,冉闵被石虎抚养算不得什么特殊际遇,他也无法因此具备争夺储位的条件。如果后赵一直保持平稳的政局,冉闵或许顶多做一个富贵公侯。

但石虎的作死举动,给了冉闵登上九五之尊的机会。

石虎本来立了长子石邃为太子,但石虎作死,又宠爱另外两个儿子石宣和石韬,同时还像石勒在位时的做法一样,把军权分散到各个军镇,他的许多儿子都掌管一定兵权。

后来石邃谋反被杀,石宣和石韬又在互相争宠中死去,而石虎又逐渐病重,后赵王朝出现了内轻外重的局面。

石虎诸子相残,也令石氏皇族的威严沦丧,国中对皇权产生觊觎者越来越多。冉闵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逐渐走上前台。

后来冉闵在石氏诸子内战中,逐渐掌握了兵权。按理说,冉闵应该逐步稳固形势,争取民心,争取国内的支持着。但这位老哥一上来就把石氏全盘推翻,引发了强烈不满,在政治上失了分,注定冉闵得不了势。

二、战略失分:四面树敌陷绝境

冉闵建立冉魏,勇气固然可嘉,但他在应对时局上,出现了重大失误。

北方当时的形势是这样的。

冉闵据有后赵河北一带,河北北部和辽西,盘踞着慕容鲜卑建立的燕国。

原后赵境内,也有两支新兴的民族势力。一是在滠头(今河北枣强)的羌族姚弋仲,二是在枋头(今河南浚县)的氐族苻洪。

而南方,则是东晋王朝。东晋王朝不像后来的南朝,疆域越来越小,当时东晋的势力范围,一直北推到山东半岛,山东半岛的南部,徐州一带有东晋很强的势力。

可以说,乱之极矣。

但真正高明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不会惧怕乱。因为越乱越有空间,各家势力之间的关系既有敌对也有联系,如果处置的好,是可以借力打力,获取自己的生存空间的。这就需要极为高明的政治水平、外交水平,以及极为宽阔的视野,和强大的耐心。

但是勇猛的悼武天王,在这几方面,完全没有一国首脑应有的水平。

慕容燕、姚羌、苻氐、东晋,这四家势力,对冉闵的新政权是什么态度呢?

第一,慕容鲜卑是最危险的敌人。慕容燕与石氏后赵大战多年,谁都想干掉对方。燕主慕容俊遣不世出的名将慕容恪率兵南攻蓟城与中山一带,深入后赵的腹心,这是个无法妥协的大敌,必须死磕到底。

第二,羌族的挑战。姚弋仲宣布为石氏报仇,率兵与石氏诸子一同讨伐冉闵。但羌族势力相对较弱,可以快速解决之。

第三,氐族隔岸观火。苻氏氐族部落的根本之地在关陇,他们不想参与河北的争夺,引兵离开河北,开赴西方。但氐族与羌族也有矛盾,可以利用氐族制衡羌族,二虎相争,冉闵便可暂保后方的安全。

第四,东晋也是世仇。东晋由于当年石勒烧毁东海王司马越遗体的仇恨,与后赵一直仇深似海,现在后赵发生内乱,也不断发兵侵蚀后赵南方边境。

一时之间,冉闵真是四面皆敌,险象环生。

那么我们以后见之明来看,冉闵应该怎样处置这样的危机呢?

在军事战略上,冉闵也没有先后主次之分,他完全奉行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与一些敌人为敌的策略。

有道是,好汉不敌双拳。就算你冉闵再有本事,又怎么敌得过如此多的敌人同时开打。

从战略上看,冉闵失败是必然的。

三、战术失分:死打硬拼自寻死路

最后,我们再来讲讲,冉闵在具体军事行动上的缺失。

我们要承认,冉闵的确是个骁勇善战的将军。他在千疮百孔、诸敌并进的情况下,居然连连打败姚羌和石祇、石琨等人,还顶住了东晋的攻击,拿下了襄国城,使冉魏政权的河北核心区保持了完整。

冉魏的军力也达到鼎盛,史称“戎卒三十万”,就连后赵极盛时,也没有冉魏的兵力多。

但是,任何事情都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冉闵击败的几路敌人,都是庸碌之辈,并没有多少力量,军事水平也是中人之下。冉闵真正的大敌姚弋仲,对冉闵很看不上眼。

姚弋仲遣其第五子姚襄率兵进攻冉闵,非常轻佻地说,姚襄之才十倍于冉闵,如果姚襄抓不来冉闵,就打他五百杖。姚弋仲也是一族豪雄,视冉闵如蔑如,正有他的道理。

冉闵在后期面对的敌人,按轻重缓急,分别是慕容鲜卑、姚羌、苻氐和东晋。

慕容鲜卑欲鲸吞,姚羌欲蚕食,苻氐隔岸观火,东晋则是趁火打劫。

这种形势,像极了当年石勒创业之时的处境。

石勒创业时核心区也是在河北,他北有幽州王浚,西北有并州刘琨,东北有慕容鲜卑,南有东晋,西部则是匈奴刘汉。

石勒与这几家也全是敌对状态。但石勒在具体的作战节奏上把握的很好,他有两条原则:

第一,绝不同时与两个敌人开战。

第二,能战则战,不能战则逃。

所以我们看到,石勒虽然屡屡败于幽州王浚之手,甚至在兵力孱弱的东晋手里也吃过败仗,但石勒始终是来去自如,想去哪去哪,他的主力没有被哪个对手限制住。

冉闵在同样的条件下,却打得很狼狈。

消灭襄国的敌人后,慕容鲜卑大军南下,进攻至中山、冀州、襄国一带。面对北有鲜卑、南有羌氐的危险处境,冉魏内部产生了暂避鲜卑锋芒的主张,但冉闵冒着两线作战的危险,坚决北进与鲜卑决战。

事实上,当时的河北已成死地。冉闵应该像石勒当年一样,打不赢就跑,坚决率主力跳出河北,向山东、河南发展。

有人说了,向南发展,岂不是靠近南方,要挨东晋的打?

这倒不然。冉闵虽然曾向东晋称臣却被拒绝,但东晋拒绝冉魏的理由是冉闵已经称帝,这其实只是政治上的面子问题。如果冉闵跳出河北,在河南山东寻找新的空间,并主动去除帝号,向东晋称臣,并承诺替东晋消灭诸胡,东晋岂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

回头再说冉闵与鲜卑慕容恪的决战。

冉闵的临阵突击力量确实够可以。两军连接十阵,冉闵连胜十阵。看似局面不错,冉闵要翻盘了。

但是,我们再仔细分析一下表面之下的可怕事实。

慕容恪连败十阵……

一般来讲,一支军队,哪怕是连败三阵,可能就要崩溃了。但鲜卑军队没有崩溃,反而在连败之后,能稳稳当当地坐下来,改变战术,重新再打。

这意味着什么?

第一,慕容鲜卑的补给能力远远超过冉魏,可以在连败之后不断补充兵员和粮秣,更令人恐怖的是,补充的兵员都拥有成熟的作战经验。

与这样的敌人打,指望具体战术层面的小胜,是赢不了他们的。只要从体系上击破他们的战争基础,瓦解他们的纵深支撑,才能取胜,而冉闵,做不到,他只有能力与慕容恪的军队点对战作战,别说综合破击了,连线式推进都没有。

第二,慕容鲜卑的指挥机构和指挥能力相当可怕。连输十阵,慕容恪的指挥没有散架,我们看看南朝军队,经常是输一场关键战斗,一线指挥部就溃散了,完全拿不出稳定换举措来扭转局势。可是慕容恪不仅能牢牢掌握一线的局面,还游刃有余地转换战术,针对冉闵步多骑少的实际,运用起了重骑兵集群冲锋的战术,一举击破冉闵的主力。

这些深层次的战术问题,冉闵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在用自己的蛮力,与慕容鲜卑硬拼。

拼到后来,他只能是越拼越弱,拼到最后,力尽而死。

我们敬佩冉闵的民族气节,但对他的军事水平,实在不可过高估计。

北方诸胡都处在人才爆发的阶段,冉闵败在姚弋仲、姚襄、慕容恪、慕容垂这些个顶个的世之英雄手里,也不亏他的了。

相关Tags:历史名将英雄名将大军击败

2万+
1 点赞

历史人物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