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桥之战是怎么样的?袁绍和公孙瓒从友变敌?

匿名 2020-02-14 05:02:20 热度:1

今天历史风云小编给大家带来界桥之战是怎么样的?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在历史教科书和科普读物中,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夷陵之战合称“(汉末)三国三大战役”。世人皆知赤壁之战是刘备孙权联盟对抗曹操的结果,夷陵之战是刘备、孙权联盟瓦解的结果。单独看官渡之战,这是一场曹操单挑袁绍的战争,实际上,官渡之战和夷陵之战颇有相似之处——这是袁绍、曹操联盟瓦解的结果。

袁绍和曹操是发小,在关东诸侯讨伐董卓的过程中,两人形成了合作关系。在关东诸侯混战的过程中,两人形成了联盟关系。孙刘联盟只需要面对曹操一个人就行了,袁曹联盟则需要面对一群人,这群人里有袁术、陶谦、刘备、公孙瓒等,其中,对袁绍威胁最大的人当数公孙瓒。

袁绍能在河北发展壮大,其根基在冀州,为争夺冀州,袁绍和公孙瓒频繁发生战争,界桥之战便是一次关键的战役。更有意思的是,袁绍占据冀州前,曾联合过公孙瓒,也就是说,他们昔日是友不是敌,界桥之战也是一场从友变成敌的战争。

智取冀州

初平元年(190年),关东诸侯讨伐董卓时,袁绍可谓是大出风头。袁绍自己是盟主,冀州牧韩馥是他先辈的门生故吏,后将军袁术是他的堂弟,山阳太守袁遗是他的堂兄,河内太守王匡是他的老同事,陈留太守张邈和奋武将军曹操都是他的老朋友。从表面上看,袁绍的势力在联军内部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他能当上盟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界桥之战是怎么样的?袁绍和公孙瓒从友变敌?

关东诸侯讨伐董卓

然而,风光无限的袁绍却有一个软肋,那就是,他实际担任的官职是渤海太守,本身的实力并不够强大。渤海郡当时隶属于冀州,即袁绍的直属领导是冀州刺史韩馥,而韩馥对讨伐董卓并不热心,或者说十分冷淡。

董卓入京后,谋废少帝改立献帝,起初支持董卓进京的袁绍没有像《三国演义》中那样和董卓激烈争吵,而是佯装答应董卓,随后迅速离开洛阳,来到冀州投奔韩馥。董卓顾及袁氏在全国的声望,没有怪罪袁绍,于是顺势任命袁绍为渤海太守。

董卓为笼络士大夫,除任命袁绍外,还任命了一大批州郡官员,韩馥亦在其中。韩馥和袁绍对董卓的态度截然相反,袁绍刚一到任谋划起兵讨伐董卓,韩馥则是不愿招惹董卓,为防止袁绍给自己添乱,韩馥派军队守住袁绍,致使袁绍形同囚徒。

当韩馥收到东郡太守桥瑁讨伐董卓的檄文后,他不知如何是好,便问属下:“我们是该帮助袁绍?还是帮助董卓呢?”属下听后,当即斥责韩馥说:“起兵是为国家,跟董卓、袁绍有什么关系!”韩馥自知失言,于是听从属下的建议,同意帮助袁绍起兵讨伐董卓。其后,韩馥坐镇邺城,为屯兵河内的袁绍调集粮草,当然,韩馥并没有全力帮助袁绍,他每次给袁绍运送军粮时都会缺斤少两,企图使袁绍的部众离散,省得不安分的袁绍再回冀州。

董卓的影视剧形象

经过荥阳之战(曹操、鲍信等徐荣击败)、梁县之战(孙坚被徐荣击败)等数次败仗后,关东诸侯锐气尽挫,讨董联盟逐渐走向瓦解,其内部斗争日趋激烈。袁绍和韩馥已经结怨,深恐回到冀州再次被韩馥控制,便没有返回渤海,而是留在河内,谋划发展自己的势力。袁绍想出的第一招是拥立新帝,树立权威,他联合韩馥推举幽州牧刘虞为皇帝,刘虞出身汉朝宗室,没有政治野心,自是没有答应袁绍。

袁绍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采纳谋士逢纪的计策,再次联合幽州,以驱逐韩馥夺取冀州。这次,袁绍没有找刘虞,而是找到了刘虞的手下公孙瓒。

公孙瓒是辽西令支人,年轻时到涿郡拜卢植为师,和刘备是同学。其后,公孙瓒历仕辽东郡吏、辽东属国长史、涿令、骑都尉、中郎将等官职,长期率领幽州突骑作战。幽州突骑是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骑兵,在刘秀开创东汉王朝和统一天下的过程中,幽州突骑在吴汉、耿弇等名将的指挥下立下了汗马功劳。东汉建立后,幽州突骑捍卫边疆,又长期和鲜卑、乌桓作战,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军队。公孙瓒亦骁勇善战,一次,他率领几十个骑兵出塞巡边,突然和几百个鲜卑骑兵遭遇,面对险情,公孙瓒毫不畏惧,他亲自持矛,两头施刃,带头冲锋,杀伤数十人,最终化险为夷。

此时,公孙瓒和刘虞也发生了矛盾。公孙瓒身为武将,渴望建立战功,刘虞出身文官,更倾向于边境安宁。于是,刘虞处处压制公孙瓒,两人的关系一如韩馥和袁绍,十分紧张。袁绍和公孙瓒处境相同,两人为摆脱各自上级的压制,利益一致,双方的联盟一拍即合。

公孙瓒的影视剧形象

初平二年(191年),袁绍以冀州为诱饵,劝说公孙瓒南下,公孙瓒欣然应允。公孙瓒来势汹汹,冀州北境纷纷告急。韩馥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的部将麹义此时又反叛并击败了自己,致使冀州内外不安。袁绍早不回冀州晚不回冀州,偏偏在这个时候从河内出发,来到了延津,这不是巧合,分明是故意。袁绍既没有帮助韩馥,也没有进攻韩馥,而是派使者来到了邺城。

使者对韩馥说:“公孙瓒趁胜南下,而诸郡应之。袁车骑(袁绍自号车骑将军)引兵东来,其意图又不可知,将军真是危险啊!”韩馥六神无知,问道:“那我该怎么办?”使者随即答道:“你把冀州让给袁绍,既能得到让贤之名,又能摆脱危险,保全性命,实为上策!”言毕,使者又郑重说道:“愿将军勿疑!”韩馥沉思片刻,说道:“好!我把冀州让给袁绍!”

事后,韩馥的属下们纷纷出言劝阻,韩馥坚持己见,最终没有改变主意。韩馥的怯弱让袁绍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了冀州,而他却没有摆脱危险,这危险来自袁绍。韩馥昔日的冤家朱汉在袁绍的默许下,带兵围住韩馥的府邸,朱汉发泄私怨,亲手打断韩馥大儿子的双腿,吓得韩馥再也不敢待在冀州,躲到了陈留太守张邈处。不久,袁绍派使者来到陈留,使者当着韩馥的面,和张邈耳语,又吓得韩馥断了生念,自杀身亡。至此,韩馥再也无法威胁袁绍了。

远交近攻

袁绍入主冀州后,公孙瓒退兵,麹义归降,一切回归风平浪静。

袁绍在冀州刚站稳脚跟,便扶持曹操担任东郡太守,周昂担任豫州刺史,迅速走向了扩张势力范围的道路。

前东郡太守王肱不能抵御黑山军(活跃在河北的起义军)的进攻,袁绍让曹操在危难之际代替王肱治理东郡,王肱的直属领导兖州刺史刘岱没有表示反对。

豫州是孙坚的势力范围,孙坚能成为豫州刺史,完全是袁术扶持的结果。此时,孙坚正全力以赴和董卓作战,向洛阳进军。周昂趁虚袭击豫州,把豫州变成了自己的地盘。

袁绍和袁术的关系向来不和,如今袁绍又染指豫州,更激化了兄弟间的矛盾。孙坚攻占洛阳后,袁术命令孙坚火速返回豫州,进攻周昂。孙坚骁勇善战,一举击败周昂,重新控制了豫州。在这场战斗中,公孙瓒的堂弟公孙越帮助孙坚作战,不幸中箭身亡。

袁术的影视剧形象

公孙瓒不久前刚帮助袁绍夺取冀州,现在又帮助袁术夺取豫州,他到底想帮谁呢?话说刘虞不仅是袁绍拉拢的对象,也是袁术拉拢的对象。刘虞眼见袁绍和公孙瓒联合驱逐了韩馥,夺取了冀州,他不禁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安全,为摆脱危险,他联合袁术对抗袁绍。公孙瓒虽不支持刘虞,但迫于形势,还是派堂弟公孙越带兵听从袁术调遣,同时,公孙瓒也不忘用计离间刘虞和袁术。

当豫州争夺战爆发时,袁术随即派公孙越帮助孙坚进攻周昂,不料,公孙越战死豫州。公孙瓒听到公孙越的死讯后,没有对袁术产生怨恨,而是对袁绍产生怨恨。或许,公孙瓒是在后悔自己卷入了袁绍、袁术兄弟间永无休止的斗争中,如果公孙越不死,他尚能继续依违在袁绍、袁术中间,而今,公孙越战死,他不得不做出一个抉择:是站在袁绍一边?还是站在袁术一边?公孙瓒从现实利益出发,选择了帮助袁术。

袁术此时占据着荆州的汝南郡,又控制着豫州,实力远超袁绍,豫州之战便是明证。公孙瓒联合袁术,从南部压制袁绍,自己便能全力进攻冀州。不过,公孙瓒自量当即进攻冀州的希望并不大,他还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很快,机会来了。

关东诸诸侯联盟混战图

关东诸侯的混战让黄巾军死灰复燃。初平二年(191年)冬,三十万青州黄巾军北上冀州,进入渤海郡,公孙瓒不等袁绍出兵(袁绍正和曹操合力迎战黑山军,也无暇出兵渤海郡),便率领两万步骑南下,迎战青州黄巾军。公孙瓒在东光奋勇作战,大败黄巾军,黄巾军掉头南走,公孙瓒紧追不舍,又在黄河取得大胜。公孙瓒两战皆胜,共生擒七万青州黄巾军,一时威名大震,实力大增。

随后,公孙瓒掉头西进,目标直指冀州。当初,袁绍用卑鄙的手段夺取冀州,冀州诸城已生不满之心,公孙瓒如今兵强马壮,胜券在握,冀州诸城于是把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纷纷归降公孙瓒。曾经,袁绍和公孙瓒使韩馥内外交困,而今,公孙瓒亦使袁绍内外交困,袁绍自知一时难以战胜公孙瓒,于是被迫向公孙瓒妥协,任命公孙瓒的堂弟公孙范为渤海太守(公孙范在袁绍身边),不料,公孙范一到渤海郡就背叛袁绍,举兵帮助公孙瓒,公孙瓒的实力由此更加强大。

公孙瓒眼见形势对自己越来有利,他不再把冀州作为自己的目标,而是把冀州、青州、兖州都作为自己的目标。公孙瓒随后任命严纲为冀州刺史,田楷为青州刺史,单经为兖州刺史,似乎,河北尽在自己的掌握中。

界桥大战

初平三年(192年)春,公孙瓒率领四万多步骑进屯广宗,进逼袁绍。袁绍再也没有退路,只得集结数万步兵迎战公孙瓒(具体数字,史书不详,按照战前的情形推测,袁绍的总兵力应该不会超过公孙瓒)。双方在界桥南二十里对阵,公孙瓒把三万多步兵列为方阵,步兵方阵的左翼和右翼分别是五千多骑兵。公孙瓒为保证取得胜利,还把骑兵中的精锐部队白马义从放在了第一线。

袁绍的影视剧形象

春秋战国时代,盛行数百年的车战由于受地形的限制,逐渐被步兵和骑兵所取代。春秋战国之际,魏将吴起组建的专业步兵武卒登上历史舞台,并在阴晋取得了五万武卒大败五十万秦军的惊人战绩。及至战国晚期,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组建起中原第一支专业骑兵。步兵相对于战车,更能发挥集团作战优势,把一个个士兵汇集成大兵团,成倍提升战斗力。方阵便是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产生的,除方阵外,孙膑还在其所著的兵法中提到了圆阵、疏阵、数阵、锥行阵、雁行阵、钩行阵、玄襄阵、火阵、水阵,以上十阵的作战意图各不相同,而方阵以其易操作性在军队中广泛使用。

骑兵相对于步兵,行动更加迅捷,但在作战方法上却有很大的局限制。此时的骑兵由于没有马镫,骑兵只能双腿夹住马背以保持平稳,在战斗中,骑兵在力求平稳的基础上使用弓箭远射敌军,故而,骑射是战国时代骑兵主流的作战方法,骑兵一旦和步兵短兵相接,进入肉搏战状态,骑兵便极容易坠马,其远程射杀敌军的优势将不复存在,变成不如步兵的单兵,后果可想而知(匈奴、鲜卑、乌桓等游牧民族也是如此)。汉将李陵能用五千训练有素的步兵对抗匈奴十万骑兵,便是发挥了步兵大兵团作战的优势,抵挡住了匈奴骑兵一次次进攻。

进入秦汉时期后,步兵的作战方法没有发生多大变化,骑兵的作战方法在汉武帝时期发生了一次变革。中原骑兵的骑射水平不如天生善于骑射的匈奴骑兵,因此经常在对射中吃败仗,卫青、霍去病总结战争经验,独辟蹊径,把中原步兵善于冲锋陷阵的特点嫁接到骑兵身上,让中原骑兵和匈奴骑兵直接进行肉搏战,匈奴骑兵只会骑射,不善肉搏,于是在战争中屡屡失利。

进入东汉时期后,中原骑兵冲锋陷阵的作战方法被应用到内地,前文提到的幽州突骑在战争中大放异彩,不过,骑射依然是中原骑兵主流的作战方法。公孙瓒长期和善于骑射的游牧民族作战,在战争中了降服了很多游牧民族骑兵,他把这些游牧民族骑兵编入军队,并挑选骑射水平精湛者组建成一支装备优良的特种部队,由于这些精锐士兵的坐骑都是白马,“白马义从”的称号由此诞生。

东汉骑兵

袁绍的兵力既没有公孙瓒多,也没有骑兵,在布阵时便采用了传统的步兵方阵。袁绍没有被动地防御,而是选择了试探性的进攻,他派遣麹义率领八百步兵和一千弩兵为先锋,对公孙瓒发起了挑战。公孙瓒看到袁绍只出动了一千八百人,不禁信心倍增,为速战速决,瓦解袁军的斗志,他命令骑兵对麹义发起了冲锋,企图把麹义和他麾下的一千八百人踩成肉泥。

麹义长期在凉州生活,十分熟悉游牧民族骑兵不善肉搏的弱点,他命令八百步兵和一千弩兵蹲在地上,用盾牌作掩护,静静地等待公孙瓒骑兵(以下称骑兵)靠近。当骑兵靠近后,八百步兵和一千弩兵同时起身,扬尘大喊,给骑兵来了个出其不意的惊吓,有效减缓了骑兵的攻势。随后,麹义发起进攻,他命令八百步兵在前挡住骑兵,和骑兵展开肉臂战,一千弩兵在后轮番射击。骑兵在近战中不是步兵和弩兵的对手,很快败下阵来,就连急于立功的冀州刺史严纲也被袁军斩杀。

公孙瓒的骑兵撤回本阵时冲散了步兵的阵型,于是,公孙瓒全军登时大乱。袁绍见战局已经逆转,便率领全军追杀公孙瓒。袁军越战越勇,一直追到界桥,再次击败公孙瓒,并攻占了公孙瓒的军营。袁绍为扩大战果,便让麾下将士放开手脚去追杀公孙瓒的军队,不再防备公孙瓒的反攻,不料,公孙瓒的二千多骑兵突然杀到了眼前,袁绍只有精锐步兵大戟士一百多人,还有弩兵几十人,骑兵把袁绍团团围住,箭如雨下,使袁绍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中。

属下请袁绍躲起来,袁绍面色不变,把头盔扔到地上,大声说道:“大丈夫当前斗死,而入墙间,岂可得活乎?”骑兵刚吃过肉搏战的亏,不敢再贸然发起进攻,袁绍的弩兵在步兵的掩护下顽强反击,射杀了不少骑兵。骑兵不知袁绍在阵中,又不能取胜,便逐渐退兵了,适逢麹义前来救援,骑兵纷纷散去,袁绍于是转危为安。

东汉步兵

界桥之战后,公孙瓒损失惨重,不得不从冀州退兵。其后,袁绍和公孙瓒又发生了多次互有胜负的战争,这年冬天,公孙瓒联合徐州刺史陶谦,发兵三路(刘备屯兵高唐,单经屯兵平原,陶谦屯兵发干)进攻袁绍和曹操(曹操已经是兖州刺史),再次被袁绍和曹操联合击败。从此,公孙瓒再也不能对冀州造成威胁,青州开始成为袁绍和公孙瓒激烈争夺的对象。

初平四年(193年),袁绍成功占领青州,对公孙瓒取得绝对优势。建安四年(199年),袁绍占领幽州,公孙瓒自杀,袁绍由此成为河北霸主。一年后,袁绍和占领河南的曹操(曹操、袁绍和刘表在初平四年联合击败袁术,曹操得以占据豫州;建安三年,曹操又击败吕布,占据徐州,成为河南的霸主)为争夺天下霸权,两人几十年的友谊、近十年的联盟走到了尽头,官渡之战于是爆发。

在人们的印象中,骑兵的战斗力比步兵高,因此在战争中容易取得胜利。界桥之战表明,历史早期的骑兵不是无敌的,步兵采用大兵团和弓步协同的作战方法是能有效抵御无马镫骑兵进攻,甚至能击败无马镫骑兵的。随着马镫的诞生,骑兵的肉搏能力得到了大幅度提升,步兵击败骑兵的难度加大,战争形态就要另当别论了。

相关Tags:武将刘备孙权刘备刘备历史名将选择

2万+
1 点赞

战争风云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