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道光花了26年的时间才下定决心立储?

匿名 2019-11-27 07:25:17 热度:1

《清稗类钞》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道光帝在写传位诏书的时候,将所有的太监都赶出殿外,然后才书写了立奕訢为皇太子的朱谕。但清宫内外很快就有了传言——奕訢已被立为皇太子。那这样的机密是如何泄露出去的呢?

据说,被赶出殿外的太监们,深知道光帝有隐秘的大事要处理,故而远远地通过窗户窥伺道光帝的一举一动。他们发现道光帝在书写谕旨时,最后一笔拉得特别长,由此猜想其书写的是奕訢,这件事就传了出去。道光帝很不高兴,就改立了奕詝。

为什么道光花了26年的时间才下定决心立储?

显然,这个故事是经不起推敲的,可信度极低。不过,这一传言却说明道光帝在立储上,的确是破费踌躇,左右为难。但这并不说明道光帝完全没有主见,在立储问题上,他还是有着很细致的考虑的。

两位立储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

就奕詝和奕訢的个人情况来看,以当时的标准来衡量,可以说奕訢更有优势。奕詝其人性情稳重内敛,给人以忠厚仁德、谦恭温良的之感,实际上他遇事优柔寡断,魄力不足。加之在师傅杜受田的教导下,奕詝学习的是中国传统的儒家经典、诗文习作之类。

在道光时期,这些所谓的“正道”内容陈旧,无法适应当时社会形势,更无从解决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侵略和严重的内忧问题。而奕訢聪颖敏达,恃才傲物,锋芒毕露,且较易接受新事物、新思想,相比而言,更具趋新应时之锐气。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奕詝因为在南苑围猎时,不慎坠马,摔伤大腿,后经御医的精心治疗,虽无大碍,但多少留下些残疾,行动大为不便。而奕訢则身体健康,文武皆能。

道光帝对这两位皇子非常了解,仅从个人情感而言,他无疑更偏爱奕訢,并愿意立其为皇太子。但有两个因素也是道光帝不得不加以考虑的。

第一,中国封建社会,立储原则向来遵循立嫡立长

有嫡立嫡,有长立长。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皇子间的皇位争夺,维持封建社会中的上下尊卑,长幼有序的传统政治伦理道德。尽管这样可以保证皇位的平稳继承,但同样也有副作用,即立储时只强调嫡长,在德行方面会有所欠缺,结果是平庸的皇子做了皇帝,而贤能的皇子为其所制,这样的特点在明代就十分突出。

上面提到,清初时期并不遵循立嫡立长原则,而是采用选贤举能的办法。不过,入关之后,受到汉族文化的影响,在立储问题上又不能无所顾忌。从乾隆帝开始,就有了立嫡立长的苗头,道光帝本人就是典型的案例。

道光帝自从皇后佟佳氏死后,奕詝生母被封为贵妃,统率六宫,后又被封为皇后。与奕訢的生母静妃相比,显然后嫡庶之分;况且奕詝长奕訢一岁多,无论是立嫡,还是立长,道光帝都应立奕詝为皇太子,这一点便是奕詝的优势。

第二,道光帝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传统观念的影响

从主观意图而言,道光帝未必就一定要抱残守缺,墨守成规,但客观上却是率由旧章、事事依祖制办事,因此在立储问题上,他更倾向于能维持政局和国家平稳的守成之君。因此,有几件“小事”最终让笃守祖宗之法的道光帝选择了奕詝。

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春,道光帝亲率皇子去南苑行围打猎。诸皇子从皇宫高墙深院中被解放出来,个个跃马扬鞭,争先恐后,张弓搭箭,在父皇面前一展才华。这个时候,唯独奕詝没不发一矢一枪,不伤一禽一兽。

道光帝发现奕詝一无所获,心中不快,但还是心平气和询问原因何在。奕詝回答:现在正值万物复苏滋生,是鸟禽野兽生长繁育之时,我实在不忍心去伤害这些生命,更不愿“以弓马一日之长,与诸弟相争”。道光帝听后龙颜大悦,称赞说“是真有君子之度也”,于是暗自决定了储位人选。奕訢在这次围猎中虽然斩获颇多,但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输掉了这一局。

还有一则流传颇广的说法源于《清代野史大观》,说道光帝晚年患病,召见奕詝和奕訢前来入对谈话,以便进一步考察两人的品格德行,并将借以决定储位。奕詝、奕訢在面见道光帝之前,就曾问计于自己的师傅。

奕訢的师傅卓秉恬不敢大意,决定发挥奕訢才思敏捷、聪明伶俐的优点,要求奕訢凡是道光帝有所询问,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量向道光帝展示自己的才识,力争以才、以能取胜。可以说这个策略也是正确的。

但奕詝的师傅杜受田技高一筹,他为奕詝确定了“避己之短,扬己之长”、“藏拙示德”的策略。他授意奕詝:若是在皇上面前条陈时政,讲论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你不敌六爷,因此只能以仁、以德取胜;如若皇上向你们谈到自己年老多病,不久于此位的话,你只管伏地痛哭流涕。

结果恰如杜受田所预料的那样,道光帝十分高兴,认为皇四子奕詝仁孝,储位遂定。这样,奕訢又输掉了第二局。

皇四子奕詝终继大统

道光二十六年六月十六日,道光帝终于下定决心,立奕訢为皇太子。其建储朱谕为:“皇六子奕訢封为亲王;皇四子奕詝立为皇太子。”立储后不过三年半的时间,道光帝病情愈加严重。自道光三十年正月初四日起,皇太子奕詝即开始“代阅奏章,召见大臣”,履行皇帝的权力了。

正月十四日,道光帝崩逝。十七日,奕詝以嗣皇帝名义封奕訢为恭亲王。正月二十六日,爱新觉罗·奕詝正式即位,以第二年(1851年)为咸丰元年。

道光帝选择了奕詝,就意味着大清选择了奕詝。且不论咸丰帝奕詝的个人贤愚功过如何,仅就奕詝与奕訢两人寿命长短而言,道光帝的选择就是一个极大的失误。当然,这一点这是人所不能预见的。尽管历史不能假设,但我们不妨大胆地设想一下,如果道光帝立奕訢为储的话,情况将会如何呢?

奕訢死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享年66岁,一生共有四子,奕訢死时,长子、三子、四子均以先他而死,但其次子载滢已年仅四十。姑且不去推测说奕訢是否比奕詝更为优秀,是否更能适应国内形势的变化,是否将大清国这一艘巨大而残破的航船驶向安全的港湾,也不去评论载滢是否成才成器。

但有一点几乎是无可置疑的,即载滢必可于成年之时,较为顺利地继承皇位,清王朝当不会因皇位继承人年龄太小,而导致太后垂帘听政的局面出现,更不会出现以后连续两位清帝死后无嗣,而产生大清王朝皇位继承危机与朝局的动荡。遗憾的是,历史终究还是选择了奕詝,而奕訢注定是生不逢时。

相关Tags:历史皇后选择如何思想

2万+
1 点赞

历史人物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