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娡一个生过孩子的农妇,她为什么还能进入后宫?

匿名 2019-10-25 18:01:28 热度:1

今天历史风云小编给大家带来王娡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王娡这个人是中国历史上非常特殊的一位皇后。之所以说她特殊,并不是说她在政治上有什么特别出众的表现,也不是说她多么有人格魅力。而是因为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二婚、并且还带个“拖油瓶”的皇后。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二婚“皇后”(实际上应该叫皇太后)是汉文帝刘恒的生母薄太后(薄姬),但薄太后与前夫魏王豹并没有孩子,而且薄太后的身份仅仅是汉高祖刘邦的小妾,并不是妻。王娡却不同,她是汉景帝正牌的皇后(继后,第二任皇后)。在被汉景帝刘启纳为侧室之前,王娡不仅结过婚,而且与前夫金王孙生下了一个女儿,即后来的修成君金俗。

王娡一个生过孩子的农妇,她为什么还能进入后宫?

这个女儿不仅史籍中有记载,而且汉王朝官方也是公开认可的,汉武帝刘彻甚至还将自己这位同母异父的姐姐封为了修成君。虽然汉初对女子再婚的限制很少,为了弥补战争造成的人口损耗,汉王朝官方甚至鼓励孀居女子再婚并予以政策倾斜。但是,一个二婚并且生过孩子的女子能够成为皇太子的侧室,继而成为皇帝的后妃乃至皇后,王娡恐怕绝对不是“农妇”那么简单。曾经高贵的王族血统提问者说王娡是“农妇”显然有失偏颇了。王娡可不是什么“农妇”,她的母亲(史籍称“臧儿”)是汉初著名的异姓诸侯王——燕王臧荼的亲孙女。虽然燕王臧荼在汉高祖刘邦剪除异姓诸侯王的过程中因反叛伏诛,臧氏家族也因此没落了。

但是,他们仍然属于汉王朝的贵族圈子,只不过是过气贵族而已,远不是普通平民可比的。这或许就是臧儿能够轻轻松松将两个女儿送入时为皇太子的汉景帝宫中为妾的原因所在吧。普通“农妇”是不可能有这个能力的,不是吗?汉初反叛的异姓诸侯王韩王信的曾孙韩嫣和汉武帝的关系就无须多说了。另一位叛逃匈奴的燕王卢绾,他的孙子卢他之归汉之后也被汉景帝封为了亚谷侯。可见,汉王朝对于这些反叛的异姓诸侯王曾经的功勋还是认可的,臧氏家族虽然没有获得列侯待遇,但仍然位于贵族圈子的边缘处,多少还是能够和在位的诸侯王、列侯们攀上些旧关系的。

不甘心没落的过气贵族王娡原本已经嫁做人妇,从生下一个女儿来看,恐怕最初她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是打算安安心心过日子。但是,他的母亲臧儿作为燕王臧荼的亲孙女,对家族曾经的荣光却一直恋恋不忘,她并不甘心一直没落。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又能如何呢?就在这个时候,相士给了臧儿希望。相士是个什么玩意儿,现而今的我们心知肚明。但是,那个时代的人们对此却颇为笃信。相士对臧儿说,她的女儿将来是要大富大贵、生下天子的。此言一出,臧儿的利欲彻底被点燃了。一不做、二不休,臧儿不仅逼得已婚的长女王娡与丈夫金王孙和离,而且将次女王皃姁与王娡一起送往了时为皇太子的汉景帝宫中为妾。

臧儿也是够拼的了,不知道到底哪个女儿会大富大贵,索性将两个女儿全部送出去,双保险。争气的王氏姐妹王氏姐妹成为汉景帝的侧室之后,很快便得到了汉景帝的宠爱。而且,王娡和王皃姁都属于特别能生的类型,王娡为汉景帝生下了三女一男,王皃姁更是生下了四个儿子。换言之,汉景帝十四个儿子当中,王氏姐妹就占据了三分之一强。在汉景帝原配薄皇后无子的情况下,所有皇子都是庶出,理论上机会均等,这也为后来王娡的崛起提供了条件。工于心计的王娡王娡出生时,臧氏家族已经没落,但是她骨子里流血燕王臧荼的血,遗传了先辈工于心计的性格特征。

表面上看起来文文弱弱,内心里却异常精明。“金屋藏娇”的典故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这件事情本身是否真实存在历史上一直有争议,但这件事背后的历史事件却是真实存在的。汉景帝原配薄皇后无子,加之来自朝野的压力越来越大,汉景帝最终册立了庶长子刘荣为皇太子。这件事本来与王娡并没有太大关系,可接下来的事情却给了王娡一个天大的机会。为了“亲上加亲”、稳固自身利益和地位,汉景帝的胞姐堂邑长公主刘嫖找到了侄子刘荣的生母栗氏,企图将自己的女儿陈阿娇(汉武帝陈皇后)许给刘荣。不知道栗氏是不了解自己这位大姑子的能量、还是哪根筋搭错了,不仅一口回绝了堂邑长公主,而且还私下里在他人面前数落起了自己这位大姑子的不是。

正所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话很快便传到了堂邑长公主耳中,后果可想而知。就在这个时候,工于心计的王娡得到了消息并主动找到了自己这位大姑子,极尽巴结讨好之能事。在做完一些列铺垫之后,王娡向堂邑长公主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那就是将女儿陈阿娇许给自己的儿子刘彻。仅此而已,王娡并没有提及什么储位、皇位之类的东西,“咱论的只是姑嫂情分”。堂邑长公主转头一想:“都是庶出的侄子,拉下那个侄子、让这个侄子当皇太子,那我不依然是未来皇后她妈吗?”于是,堂邑长公主开始在汉景帝面前大肆抹黑栗氏,顺带着说一说王娡多么贤惠、侄子刘彻多么聪明……虽然汉景帝与自己这位胞姐非常亲近,但他深知堂邑长公主的为人。

起初,她的话汉景帝也并不全信。于是,汉景帝开始了对栗氏的试探,可栗氏的回复让汉景帝的心凉了一大截。堂邑长公主还嫌不够,继而玩起了火上浇油的把戏。找与栗氏关系亲密的大臣,撺掇他们上书请立栗氏为后。这下把汉景帝的怒火彻底点燃了:“你栗氏不仅不贤,野心还不小。儿子刚当上皇太子,你就迫不及待想当皇后了。”不久之后,汉景帝废皇太子刘荣为临江王……经常被胞姐夸赞的儿子刘彻自然成了汉景帝的首选。为了给刘彻一个名正言顺的“嫡子”名分,汉景帝在册立刘彻为皇太子前正式将王娡立为了皇后。一个二婚并生过孩子的女人就这样成为了汉王朝的皇后。

但王娡什么也没有做,她只是给儿子定了一门娃娃亲而已。这就是王娡工于心计之处了,迫不及待反而容易招致汉景帝的反感。与其如此,倒不如什么也不做,让大姑子替自己出头。

相关Tags:历史皇后公主如何占据

2万+
1 点赞

野史秘闻相关阅读